分享
向下
Admin
帖子数 : 51
注册日期 : 18-04-26
查阅用户资料http://figin.forumotion.com

【同人/APH】There's no possible that Elizabeth is a beta.

于 周四 四月 26, 2018 8:05 am
***

"No. No. There's no possible that Elizabeth is a beta."
Gilbert exclaimed, unhesitatingly, just as he heard the news that Elizabeth is getting married with Roderick, a beta of course. 

***
Admin
帖子数 : 51
注册日期 : 18-04-26
查阅用户资料http://figin.forumotion.com

回复: 【同人/APH】There's no possible that Elizabeth is a beta.

于 周四 四月 26, 2018 8:05 am
“不可能,伊丽莎白.海德薇莉没可能是个beta。” 
在听到多年未见的儿时玩伴就要和自己讨厌排行榜上位列前三的那个小少爷结婚的时候,基尔伯特果断地放弃了思考的行为。
这不仅仅是终于得知儿时玩伴真正性别的震惊与讶异——事实上这方面他早就多多少少察觉到一点。令他可怜的大脑彻底失去功能的还是话题中心的二人即将结婚的消息。难道结婚之前不应该先是有着订婚这种东西以给人缓冲的机会吗?埃德尔斯坦家贵族的矜持跑到哪去啦?最可悲的是一直没什么朋友……不对是一个人过得也很快乐的他是直到收到婚礼的请帖才成为了这件算不上是新闻的事件的最后一位知情者。
“哥哥……”
贝米什特家的次子,路德维希在数次试探兄长的活体反应无果之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因为是哥哥所以是最后一个知道也很平常。顺带一提海德薇莉小姐是三个月前才检查出beta特征的即是说就算哥哥现在才察觉也不算晚……吧?”
所以说为啥是疑问句啊。这种含糊的带有极大不确定性的言辞可是会让三观刚刚受到暴击的基尔伯特的状态变得更加危险哦?
请帖的传送人.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这般吐槽着,并带着少许的担忧望了一眼头上已经出现若干肥啾绕圈飞舞场景的基尔伯特——不过,既然是个笨蛋的话,应该很快就能复原成满血状态的吧?
“嘛就是这样,那么,小基尔,哥哥我还要和美丽的lady们约会于是先走了哦?”
留下一句不知道是借口还是事实的论述,弗朗西斯逃离了这间充满了迷之危险气息的住所。
“那家伙,伊丽莎白那家伙……怎么想都不该是beta吧?”
基尔伯特仍然重复着相同意义的并且也毫无意义的语句,一旁的路德维希目送弗朗西斯远去后,突然感觉一如既往都持续着的胃疼在今日变得更加严重了起来。
“……本大爷说的对吧,West?”
嗯,尤其是要以在不伤害哥哥看似大条实则意外的纤细的神经为条件告知其客观事实这一情况下,胃部的痉挛仿佛比起为哭泣的费里西安诺系好鞋带之后才发现左右的鞋子被其穿反这样的情形还要尤为剧烈。
“呃……”
刚打好腹稿想要尽可能地对兄长进行安抚的路德维希没能将话说出口便被基尔伯特明确地打断。
“本大爷不需要安慰啦。”
那是为什么才征求我的意见啊,哥哥……
没能听见基尔伯特小声的嘟囔。
“就算不能成为恋人,宿敌也好对手也好,给本大爷一个和你交往下去的理由啊——”
“为什么,偏偏是beta啊。”
 
 
 
不过现实总是会比预想的更加精彩。至于是好的那方面还是坏的那方面,只能说是犹如薛定谔的猫般难以揣测了吧?
紧接着收到伊丽莎白.海德薇莉与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婚礼的出席邀请的数日以后,众人心中默认的alpha预定.基尔伯特.贝米什特毫无征兆地被确认为了omega。
要说对伊丽莎白是个beta这件事耿耿于怀的,其实也只有基尔伯特一个人,大多数相关者还是抱着“毕竟女孩子成为alpha的几率很低嘛”这样的想法说服了自己,但当基尔伯特=omega这个等式成立之后,感到心灵重击的就远远不止一人了。
在那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敏锐地察觉到哥哥身上熟悉的气息里掺杂进一丝属于omega的信息素特有气味的路德维希迟疑了大概半个钟头,终于在自己被那股味道冲昏头脑之前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于是大概是属于失恋状态的基尔伯特莫名其妙地被自己脸色怪异的弟弟从Xbox前面拉了出去,以一个控制手杆都还握在手里的姿势送入了柏/林最权威的一家性别诊查所,度过了一个被各种仪器扫遍全身的很显然并不愉快的下午。(……)
“是的,我们确认这位贝米什特先生是位omega。真的,先生,我用我的医德保证……”老所长不厌其烦地又一次复述出他们的结论,并附上一份历届最全面的诊查单。
得知这个消息的,路德维希的朋友们纷纷赶来探望并安慰这位命运多舛、天生劳碌命的弟弟君。本田还特意做了什么红豆饭作为带给基尔伯特的慰问礼。
“路德君,果然还是考虑一下和哥哥分居的事情怎么样?顺便直接和费里桑同居好了……啊,以上只是在下的拙见,还请不用太过在意。”
而基尔伯特的损友们也都来贝米什特家走了一趟,非常痛快地嘲笑了一遍事件的主人公后,便充满目的性地各自赶往了不/列/颠和意/大/利。
“可恶,总有一天本大爷要拔光弗朗脸上全部的胡子,以及踩烂安东家所有的番茄。”
吞咽着胃药的路德维希在听到自己兄长一如往常般许下充满恶意却又过于幼稚并且大概永远处于未完成时的誓言后,心情总算平复了大半。至少性别的确认并没有给哥哥带来想象中那么巨大的动摇,就这样下去的话只要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失恋的事也会忘掉吧?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