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向下
Admin
帖子数 : 51
注册日期 : 18-04-26
查阅用户资料http://figin.forumotion.com

【校园黑道】欲挽狂澜

于 周四 四月 26, 2018 8:47 am
听到话筒里嘟嘟嘟的通话结束音响,我狠狠地把手机砸在了桌上,转过头一眼就看到凌轩一脸焦虑的表情。仿佛是感受到我的视线,他抬起头尽可能平静地问出在场所有人都关注着的问题:“杨伟毅要怎样才肯放了我妹妹?”

“……商业街。他想把商业街变成他的地盘,我说我可以给,他不相信我。”我喉头梗了一下,皱紧了眉,“他要我一个人去见他。”

凌轩站起身快步朝我走来,他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一双眼睛直直地对着我看。

“你没说全,对不对?”他很笃定地揭开了我故意没说出来的那部分,“他给了你两个选项,其中另一个是,用你最要好的兄弟去换,我没说错吧?”

虽然杨伟毅说的是对于我十分重要的人,但除了父母,我最重要的人就是白雪跟凌轩,一个是我最爱的女人,一个是我最好的兄弟。

“他没有这个胆子托大,考虑到你有可能没那么在意一个女人,他决定挑拨离间,虽然没有把你亲自抓到那么有效,但对于我们这个刚刚成形的小团体也是个不小的打击……这套路再简单不过了,而且程天,我也没你想象中那么傻。”

他说完,手在我肩膀上重重地拍了两下。

我挥开他的手,不想承认他说的都是事实,并且还在极力争辩:“你想多了!他要你的命有什么用?你的命抵得上一整条商业街吗?”我甩下他,“顺子!你的弹簧刀呢?”

顺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身后的凌轩,唯唯诺诺地说了声:“给凌少借走了。”

“操!”

我一回过身就看到凌轩那张带着些许得意的面孔,接着他沉声道:“程天,我妹妹的命用我的换,值得。你是西高的老大,兄弟们需要你,你不能冒这个险,懂吗?”

见他那副跟教育小孩似的模样我就气不打一出来,当即揪住他的领子狠狠地瞪过去:“白雪不仅仅是你妹妹,她也是我女朋友!我将来老婆!我凭什么就不值得?”

“你在逃避我所说的重点,程天。还有,别忘了商业街你是怎么挣来的,吴心的手是怎么才骨折的,季河现在还躺在医院是为谁,别因为一时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就这样横冲直撞……你知道,那混蛋不会杀了我的,顶多打个残废吧,你说是不是?”

他那么轻描淡写地说出一句“顶多打个残废”,却一点没想过这话听在我耳朵里是有多痛,这个混蛋。

“我不会让你去的。”

我一字一顿地说着,盯着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

“嗯。”他苦笑了一下,“但我也不会让你就这么送死。”

我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只摇晃的怀表,随着摆动速度的加快,我的意识缓缓地流失……

……这小子!我竟然忘了他会这一招……

我努力地绷紧最后一根可控的神经,但这不管用。

“听话,程天。”

“白雪很快就会回来的。”

我猛地睁开眼,一个激灵从身下的木椅上弹了起来。

一个熟悉的面孔进入我的视界。

“吴心?”我紧张地看着她,视线不停地上下跳窜,“现在几点了?凌轩呢?”

“12:30。距离杨伟毅和你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她面无表情地说着,手指向我的右侧指了指,“凌少在这儿。”

我往右边一看,凌轩正沉沉地睡着,一点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这是……”

“坤哥的意思,让你自己想办法救白雪,不能牵涉凌少。”她的声音毫无波澜,“所以我在他的茶里放了点东西。”看到我瞪大的双眼,她补充道,“无公害的。”

“……好吧。”我撑起隐隐发痛的额头,这总比我一觉睡醒就获得凌轩残废的消息要好得多。我看向吴心:“有刀吗?匕首最好,要开刃的。”

“没有这些。裁纸刀要吗?”

“你在开玩笑?”我无语地望着她,没想到她这样的人也会说这种冷笑话。

她对我扬起一个若有若无的微笑:“希望你先冷静一下。”

事实上,那确实起到了缓冲作用,我试着平复了一下心情,再度问道:“好了。现在你有什么别的建议吗?关于救白雪的。”

吴心纤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了两下。

“我的建议是,让我去。那些人大概以为我是你的……”

我闭上眼,打断了她的话:“这不可能。杨伟毅是个死色鬼,我不会考虑让女生去的。”况且吴心的手……

“那好吧。方案二,你去,但是你得假装成是不是你的样子。”

我听得一头雾水,什么叫假装我不是我?

吴心很耐心地解释着:“如果你用程天这个身份去换白雪,你觉得杨伟毅会怎么做?”

“打我一顿?杀了我?或者用我当人质找坤哥麻烦?”说到这儿,我自嘲地笑了笑,“杨伟毅应该没那么傻逼吧……”

吴心摇了摇头:“虽然你说的都有可能,但最糟糕的状况你没考虑过。依照杨伟毅恶劣人品的尿性,他很有可能在你面前对白雪做些你不想看到的事,你不会允许他那么做的,所以——之后你会对他言听计从。”

“……混蛋!”

我咬紧了牙,无法接受这样的可能性存在着的事实。

“这个时候,你需要使用迂回战术。”吴心拉过一把椅子坐到了我的对面,“譬如说,装作我的样子去见他。”

我仍旧不是很明白她所说的方案。

“好处一,我的形象是女生,他大概不会揍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生吧?”吴心掰着手指耐心地列举着,“二,在他对你失去戒心的时候,你的机会就来了,一举干掉他不成问题。”

我被她说得居然有些心痒,但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不过坏处是,他如果对你上下其手或者做些更过分的事,你得忍着。”

吴心总结道。

“停停停……这个条件不成立啊,我怎么可能装成你的样子啊?”

我终于发现了问题的中心,连忙把她的设想给阻断掉。

“这很简单,上次在茶楼里打群架的时候我并没有露出脸来。”吴心在脸上比划了一下,“打架的时候我都会带口罩的,等下我拿给你。”

“这个我知道……但是,我的意思是,我一个男的,装女生难度会不会太高了点啊?”

吴心瞄了我一眼:“我们一样高。”

“这不是重点啊!”

这次她干脆直勾勾地盯着我看:“你很可爱的。”她顿了顿,“只不过大家不敢说出来而已。”

我已经没底气了:“声音……”

“我遇到的高中生只有你一个人还没变声。”

“……我操。”

我干嘛要揭自己的伤疤找罪受。

随后吴心拎来了一摞齐全的装备,那是她打架的时候穿的。还好她从来不像外头那些小太妹一样穿得无比露骨,这才让我好接受点。

我接过她手里的黑色卫衣和那条标志性的蓝灰过膝裙,心态复杂地走进了卫生间。

正脱着衣服,吴心在外头敲了敲门:“忘了给你了。”

我刚一抬头,一件粉红色的蕾丝文胸和一条同样花色的丝质底裤就这么落了下来,顶在我头上。

“……”

“你放心,没穿过的。”

吴心居然是用的安慰的口吻。

“真的,我一般不穿粉红色。”

去他妈的粉红色!

我一边诅咒绑架白雪的那个阳痿混蛋一边试图以别扭的姿势穿上那件文胸。

结果是,我失败了,理所当然地。

“吴心……帮我一下……”

隔间的木门让我开了一道小缝。

站在中原路32号的道口,我将卫衣的帽檐再往下拉了拉,使它几乎和我额前散落下来的化纤刘海齐平。吴心最终也没给我刀,倒是拿了一根极细的改锥让我和着***一起团进胸口的空位。

改锥能做什么,要是整把匕首给我直接连戳他个十七八下,杨伟毅不死也得二级残废。想到这儿,我的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蒙着口罩,估计不会有人看到这个诡异的表情。

手表上的指针渐渐向数字十二靠合。

蓦地,我感到身边多了两个行动鬼祟的陌生人影,提高警惕的同时令自己散发出更多人畜无害的气息。

于是我在指针与十二重合的瞬间猛然被人套上了黑色的塑料袋,扛物品一样地塞进了一辆疾驰而来的面包车。

但愿顺子他们骑摩托车的速度能赶得上。

来“接”我的人是熟手,一上车就绑了我的手,还扒下了口罩用胶带封住了我的嘴。

“哎呀,没想到所谓的西高老大这么窝囊,居然又送了个小娘们儿过来。”

语句粗鄙的交谈声。

“什么狗屁老大吧,不过是一群没长大的小屁孩玩个过家家,还真以为自己是谁了?”

去你妈的过家家。

“不过这女的还真是程天的马子啊?还为了他去换他另一个马子?真他妈搞笑!”

你丫的老子从来只爱白雪一个!

他们说了一路,我就腹诽了一路,到最后他们看我一点动静都没有,大概是觉得没意思,干脆扯下了那些掩人耳目的东西。我这才观察到他们的样貌,一个瘦得像个竹竿,一个壮得跟头牛一样,眼神都猥琐的紧。

“嘿,小妹妹,你之前不是很能打么?还老爱戴个口罩装逼,老子还以为是遮丑,现在总算是明白啦!”那瘦子神情古怪地摸了摸我的脸,惊得我出了一身冷汗,“这么一张活色生香的小脸,让我们看到了,都不想打你,只想奸你了……”

一股熏人的臭味从他口中漫出来,直令我恶心得偏过头去。

“哈哈,老驴,你看你那口臭把人家小姑娘给熏的,还是少说点话好!”

“哼……李健,这小丫头可没你想的那么娇弱,上回茶楼里那会儿你不在,都不知道多少兄弟被她打趴下站都站不起来,我老驴算是走运,没凑上去挨打……”

“不会吧,”李建眯着双倒三角眼把我打量了一圈,“她就是那个打残我们帮会十来个弟兄的怪力女?我看不像。”

“呸!”老驴瞪了他一眼,一口痰啐在旁边的烟灰缸上,“十来个,那是虚数!当时可是整整十六个兄弟连着上,各个儿都不信邪,结果呢!嘿,最后都躺地上喽!”

听着吴心的光辉事迹,我心里满是自豪,毕竟她可是我们西高战斗力最强的女生……

李建看看我,见我还是一言不发,神情却高傲起来,不禁挑眉吹了声口哨。

“到了。”

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突兀地开了口,接着面包车便猛地刹车停住了。

“老子靠!老马,你要死啊!”老驴骂骂咧咧地重新把塑料袋给我罩上,跟李建一起把我搬了出去。

我走了一段路,他们至少通过了四扇门,也就是四道关卡,最终将我带进了一个空旷的地方,眼前的障碍物也终于被除去。

我重新获得视力,没有丝毫的不适,因为这里,非常暗。

“下去吧。”

那个倚在宽大沙发上,穿着浴袍喝着红酒的肥胖男人就是杨伟毅,上次我见他的时候,他还装得那么高风亮节,甚至让我以为他真是个讲义气的,没想到才过了几天,我们就得彻底翻脸。

“程天已经照你说的做了,我留在这里,你放了凌白雪。”

他看到我冰冷的表情,嗤笑了一声,勾了勾戴满金戒指的手指:“过来。”

我蹙眉望着他:“先放了白雪。”

“——你有什么权利跟我讨价还价?”他大笑着站起身,身上的肥肉也都跟着抖了两抖,朝着我缓缓踱步而来,“程天既然已经把你送来了,就说明,比起你,他更在意他另一个马子……哦,就是那个叫白雪的小姑娘,是吧?”

“你未免也太不守信了点。”我虽然料到这种状况几乎是必然,但心里还留存着一丝希望。凌轩说我有些妇人之仁,我不否认。

“哼哼……”他用力地捏住我的下巴,强硬地迫使我抬起头来看他,“放不放我说了算。先让我验个货……”

我刚反应过来他话中的意思,就感觉到一只手在我屁股后面放肆地揉捏起来:“……你放开我!”

吴心早有先见之明地叫我遇到这种情况要忍耐,但是,这种时候谁还忍得下!

“装什么忠贞烈女,你既然是程天的女人,肯定早让他操了不知道多少回了吧?呵呵……这么漂亮的一张脸,这小子还真有福气!”杨伟毅一边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一边撩起我的长裙,手指蹿进我的内裤里一阵刮挠,恶心得我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放开!!”

他却根本直接无视我的挣扎,一只手轻车熟路地掀起我的卫衣向上探寻,另一只几乎已经要把我的内裤褪下去,直向某个危险的地方伸去……

这下两边都不好了!情急之下,我瞅准了他满是肥肉的手臂,狠狠地一咬——

“别急,马上就让你舒服……操!!”

杨伟毅一脸怒气地抽出手状似要甩我一巴掌,打到半路却又折返,改为掐住我的脖颈,“妈了个逼的,你个小婊子敢咬我?!”

我瞪着他,你杨伟毅算什么东西?你他妈都敢对我上下其手了我咬你一口又怎样?

“哼……小丫头性子还挺烈……”他恨恨地看着我,仿佛要剐下我的肉来似的,接着又松开了我,“老子迟早上了你!嘿嘿……等今天晚上我搞定了程天,就跟你还有那个叫白雪的丫头来趟双飞!连程天都没和你那么玩过吧?”

等待了许久,他没有得到我的回答,旁边倒是有人像是要汇报什么似的候在那儿多时了。杨伟毅气恼地粗喘了几下,扔下一句“给老子等着!”就拢了拢浴袍,甩手让几个小弟把我带了下去。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